最新信息
热门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园地 > 岁月流金 > 正文

通讯员——演员 阎 彬(演出管理处)

发布人:系统管理员 发布日期:2015/9/11 来源:本站 浏览:次 字号:


作者简介:阎彬,男,1949年9月参加工作,中共党员,离休干部,曾任重庆市演出管理处经理。年幼时跟随父母先后居住在上海、南京,1949年加入西南服务团,赴重庆解放、建设大西南,时年15岁。


我出身工人家庭,父亲很早去世,母亲把我们姐弟四人扶养长大。1948年南京二姐与她几位同事突然从国民党演剧队消失了。我曾到她们工作的地方找过,有人悄悄告诉我,你二姐与阿鑫她们已经逃走了。因为特务要抓她们。不久特务找到我家要打听她们的去向,妈妈反向特务要人。特务在我家坐等了一天,晚上灰溜溜地撤走了。从此我们和二姐、阿鑫失去了联系。阿鑫(陈岚)曾在上海反饥饿、反内战学生运动中很红,又指挥过上海大学生万人大合唱,而上了特务的黑名单。她只好转移到南京。在国民党演剧队和二姐以演戏为掩护。后因地下党被破坏,她们又转移到上海郊区以乡村学校教书为掩护。可她们竟敢在学校教学生唱解放区歌曲,教扭秧歌,又引起当地特务怀疑。组织上安排阿鑫去了苏北解放区,二姐转到上海别的乡镇以教书为业隐蔽下来。

1949年4月23日南京解放,我已初中毕业,等待升高中。南京为庆祝解放,锣鼓、秧歌一片欢乐气氛,我当时也没有心思上学了,一心想参加革命队伍。不过当时我15岁还不够格。我与同学去二野军大报名处,我隐瞒了年龄报了名。回家和妈妈商量,妈妈坚决不同意我参军。

1949年7月下旬,一位年轻的解放军来到我家。进门就喊了一声妈。我和妈妈都愣住了,此人是谁?她猜到我们认不出她了,就说了一句:“我是阿鑫。”这下我们才认出来这是常来我家的阿鑫。过去她是一对长辫子,学生打扮,如今剪成了短发,一身黄军装,束个腰皮带,简直像个男的。她告诉我们当时在南京特务要抓她和文娟(我二姐)不得已转移到上海乡下。后来组织安排她去了苏北解放区,文娟继续留在乡下教书。陈岚的到来给我带来了参军的希望,我向她提出参加西南服务团的要求,她高兴地说“好呀”,妈妈最后也同意了。第二天我和陈岚到新街口,原国民党财政部大楼(文艺大队所在地)。文书老郭当了我的考试官。他叫我看一本《延安文艺座谈会的讲话》的书,并要求我看完后谈感想。此书我大概看了一遍,我回答说:“文艺要为工农兵大众服务嘛。……”这就算过关了。郭文书分配我当田副大队长的通讯员,当时发了我一套黄军装,穿上挺神气的。陈岚拉着我到附近照相馆照了一张合影。她说给妈妈寄去,老人家也就放心了。

听说田大队长是老革命,分配我和他住一个房间。天一亮上操哨音吹响,我赶紧起床,穿上军装就跑。等上完操回到宿舍,我发现怎么起床掀过的被子已经叠得整整齐齐,洗脸水也打好了。晚自习时郭文书叫我到办公室,对我大吼:“小鬼,你搞颠倒了吧,要首长给你的通讯员吗?乱弹琴!”当时我还有理地说:“我也没叫他给我叠被子,打洗脸水。再说新社会不是讲人人平等,官兵一致吗?”当时他气得拍桌子。后来听说田大队长批评了郭文书,说对大城市学生兵不能简单粗暴,要慢慢诱导。我心中不服认为参加革命是为了当文艺兵,又不是来当勤务兵的,我还满肚子委屈呢!之后在和田大队长相处的日子里,他教我打绑腿,一边给我讲为人民服务的道理,革命队伍的通讯员很重要,是革命分工不同嘛。田大队长是抗日时期打过鬼子的老干部,年龄比我大一倍,他经常给我讲他在敌后打鬼子的故事。我觉得他真像个老大哥,没有一点官架子。不久经队部决定,把我和厉重民(李教导员的通讯员)下放到分队去学习,就不在队部了。

南京集训3个月期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礼炮声中,我们离开南京向大西南进军。我们跟随刘、邓大军踏上硝烟弥漫的征途,历时3个月,徒步行军七千里。跨越七省、三渡长江、横渡洞庭湖。走崇山峻岭,山高路险,随时会遭遇国民党飞机骚扰和匪徒袭击的危险。因长途跋涉,我的脚板由水泡变成了血泡,又不敢掉队,当时年龄小,从没离开过妈妈,更没有走过这么远的艰险路程。通过军旅生活艰苦行军和沿途宣传演出,这对我是一次严峻的考验。最终没有趴下,我挺过来了。

1949年12月27日,文艺大队到达重庆,上级决定,成立重庆市委文工团,并立即深入街道、学校、工矿、农村为群众演出。文工团员必须要“一专、三会、八能”,我参加过大合唱、扭秧歌、打腰鼓、打连宵、演小戏、装台、拆台、搬运布景、道具、灯光、服装,见什么干什么,有的乡镇有“万年台”,挂上两盏汽灯就演出。有时一天演3场,饿了啃个馒头、吃碗小面就行;困了就在台上打开背包睡觉,毫无怨言。我在舞蹈队时,经常借我参加话剧《保尔·柯察金》、《伏契克》演出。1954年又要我参加喜剧《幸福》,饰演邓忠良一角,演出后获得观众好评。团领导发现我的话剧表演潜质,是个好苗子,决定把我从舞蹈队调出,正式转入话剧队。我暗自庆幸,我的愿望终于实现了,说实话,我参加革命的动机就是为了当上话剧演员。转入话剧队后,看到有大批艺术骨干,都是功底扎实的话剧艺术家,今后我可以学习他们丰富的话剧表演经验。

剧团还为青年演员开办演员表训班,请陈卓教授讲表演理论课,又由徐九虎系统传授她从中央戏剧学院导训班苏联专家列期里那里学到的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表演体系的基本理论和演戏技巧,对引我“入门”话剧大有裨益;为了演好工人、农民、战士、知识分子,数次去“重钢”、“二钢”、“南岸皮鞋厂”体验生活。我开过“地滚”、炼过钢,学做过皮鞋,数次去农村开荒、种地、收割麦子、抗旱浇水。又数次去部队同战士同吃、同住、同训练。演员必须多方面接触生活,观察各阶层各行业的人和事,将这些感性认识,作为创造角色的积累和储备。只有不断学习,提高理论文化修养,在实践中探索积累创造角色的经验。充实自己我先后演过古今中外话剧50多个角色,从演群众到演配角、主角。《比翼高飞》中的胡万林,此剧1966年曾进入怀仁堂为中央领导演出,后又去全国巡回演出。《幸福》(邓忠良)、《以革命的名义》(包里斯)、《霓虹灯下的哨兵》(童阿男)、《苦水甘泉》(林大川)、《北京人》(曾霆)、《万水千山》(罗营长)等角色。之后又接连在《转折》、《西安事迹》、《虎穴英华》、《陪都新闻》4个戏中扮演周恩来。

1 [2] [3]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