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信息
热门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园地 > 岁月流金 > 正文

缘于曲艺 奋力前行 彭吉生(曲艺团)

发布人:系统管理员 发布日期:2015/9/11 来源:本站 浏览:次 字号:



作者简介:彭吉生,女1950年1月参加工作,中共党员,曾任重庆曲艺团团长。


革命洪流小帮手  苦撑苦学待天明


我出生于一个贫民家庭,我家住在大溪沟人和街,父亲早逝,母亲是一位善良贤淑的家庭妇女,我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因家贫,大哥经营点卖煤炭的小本生意,维持一家生计;二哥读了点私塾,少年时就进了兵工厂做工,我和二姐因无钱上学,去了免费的江北贫儿院读书。

我的童年是在抗日烽火和解放战争的动荡岁月中度过的,回想起来,经过这两方面的磨难,对我的锻炼成长有着深刻的影响,抗战激发我爱祖国,革命启迪我爱同胞。

抗战期间我没法正常读书,白天、黑夜大部分的时间都在躲避日本飞机轰炸,成天提心吊胆地看红球、听警报,随时和哥姐奔跑在防空洞和断壁残垣之间,疲于奔命。所以我非常珍惜难得有点读书时刻,一当轰炸缓和下来我就努力读书。贫儿院学校大都是贫困学生,我也很关心和团结同学,后来大家还选我担任了学生自治会主席。

有一件事令我终生难忘,就是在1949年12月重庆解放不久,第二野战军刘伯承司令员在重庆颐之时酒楼召开全市学生代表会,我们江北贫儿院分配了两个名额,院里推选了阮永昭老师和我出席。我有幸见到了刘司令员,聆听了他的讲话。他用通俗而深刻的语言,充分阐释了新中国成立后我们应当怎样“建设人民的生产的新重庆”,并特别强调了对青年学生的希望和要求。

抗日战争后期,在第十兵工厂做工的二哥彭吉安参加了中共重庆地下党领导的革命活动。抗战胜利后,他与厂里的工友有时来大哥的炭房秘密聚会,时而公开喝茶聊天,时而隐蔽议事。起初我和二姐都不清楚实情,只当他们是工厂里来的好同事、好朋友。后来党的重要领导同志许建业和邓照明也先后分别前来布置任务,许建业当时是重庆地下党市委工运书记,他就是小说《红岩》中许云峰的原型人物;邓照明是川东地下党的主要领导人之一。1945年至1947年二哥他们参加了许建业领导的工厂斗争,1948年他们又去下川东参加邓照明领导的武装斗争。当时二姐和我虽小,但绝对可靠,常被安排替他们把门望风,传递信息,安全护送等工作,为革命尽些微薄之力。

许建业同志不幸于1948年4月被反动派逮捕,当年7月壮烈牺牲。这里要特别提到的是,我家炭房可以说是地下党的一个秘密据点。许建业同志被捕时,二哥他们正在川东竹、垫、梁地区搞武装斗争,我们没有搬家,直到他牺牲后,我家兄弟姐妹也都平安无事。曾经在许建业同志领导下来我家参与活动的一批地下党员和革命群众同样未受到影响。许建业同志在狱中,同江竹筠同志一样受到多种酷刑,但他身残志坚,铮铮铁骨,痛骂敌人,直到牺牲,正气凛然,坚贞不移!令人万分敬佩,是我永远学习的榜样。解放后,每当遇见当年在他领导下的同志们都十分感叹自己是白色恐怖下的幸存者,也是许建业同志高风亮节的受益人。

邓照明同志在重庆解放初,曾任市总工会组织部长,后来调京任中国科学院数学物理部副主任。1949年12月,他根据我和二姐彭吉明参加革命的要求,亲自送我们到新成立的市委文工团李庆昇团长处报到。从此,我步入了革命文艺队伍的大门。

解放参加文艺兵  练歌习舞献青春


市委文工团发给每个人一套军装,我穿上它时,刚满十四岁,团里根据我的爱好和志趣,分配我到舞蹈队,二姐性格文静,分配在团里资料室,她后来调去市级机关党委,我们姐妹就分开了。

舞蹈队派我和吕佩芬、钱造雄三人去川剧院学习舞蹈基本功,狠练手、眼、身、法、步。琼莲芳老师还以川剧《别洞观景》片段示范,我们学练持续半年以上,我感到有了底气,受益匪浅。

那时的舞蹈表演几乎全是赞美和讴歌新社会、新生活、新面貌为主题的民族歌舞。演出任务紧迫而繁重,需要不断学习大量的新舞蹈节目。为此,团里专门为我们年轻的舞蹈演员们安排了去全国各地观摩学习其他城市优秀舞蹈剧目的机会。团里组织了两个观摩学习小队,分赴南方和北方,南方队以邢志汶为队长,队员有我和朱文冲、王静、毕西园等,我们去了南方城市上海、广州、海南岛等地学习民族舞蹈。

在风景秀美的南国椰城海南岛,我完整地学习了当地最具民族风情特色的“苗族婚礼舞”,完成了学好该剧女主角新娘的任务。我们还分别学习了《明朗》、《剑舞》等剧目满载而归。

在重庆首届舞蹈晚会上,公演了我们几个新学的舞蹈,我同邢志汶、钱造雄合演了由我担当女主角的《苗族婚礼舞》,当时成为该场的最受欢迎的舞蹈之一。后来这个舞蹈在成都演出时,省里还组织了许多专县前来观摩学习。

当年,我们的演出任务十分繁重。不仅上剧场,还要下区县、去工厂、到农村。我们展演了各地较知名的民族民间舞蹈,如青海的《花儿与少年》、云南的《三月三》,西藏的《巴塘弦子》、秀山的《秀山花灯》等,还演出流行的《游击队员》、《工人舞》、《游春》、《红绸舞》。此外还采演了其他国家,如苏联的《摩尔达维亚舞》、《布尼巴舞》,朝鲜的《扇舞》、《洗衣舞》等多项节目。那时候我们不休假日,不分昼夜登台演出,为重庆早期的舞蹈事业摸索和发展做出了贡献,我自己在学习和参加上述活动中奉献了青春,受到了锻炼,还常常得到许多鼓励。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