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信息
热门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园地 > 岁月流金 > 正文

厉家班的抗战岁月——厉慧森(话剧团)

发布人:系统管理员 发布日期:2016/7/12 来源:本站 浏览:次 字号:




作者简介:厉慧森,国家一级演员,1927年12月生,满族,北京人。原重庆市京剧团丑角演员兼导演。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曾获重庆巴渝文学艺术表彰证书。5岁登台,7岁开始学戏,与厉慧良、厉慧斌、厉慧敏、厉慧兰等兄妹被称为“厉家五虎”,并先后导演了《春香传》、《谢瑶环》、《中流砥柱》等40多个剧目。


抗战初期,“厉家班”在上海、南京等地演出后,溯江而上,来到武汉,又辗转至重庆。1937年12月31日“中华全国戏剧界抗敌协会”在武汉成立。协会决定:每年10月10日—13日,在进步的戏剧界人士主持下,在“一园大戏院”(人民剧场)举办三天联合义演。

“厉家班”在山城演出的看家老戏:《群英会》、《甘露寺》、《穆桂英与杨宗保》、《杨家将》、《十三妹》深受群众喜爱。《七擒孟获》的演出,常常爆满。与我父亲结义行四的戴国恒,我们称他“四大爷”,逃难来到山城,在我们科班任教。逃难时,抛弃了家业,只带了两大箱京、昆秘本。上任伊始,为我们排了《二字乘舟》,很有特色。他还为我们排了《暗室晴天》、《明末遗恨》……慧兰在《暗室晴天》剧中扮演桑岱,一句闷簾“导板”:“叹我国受尽了外邦之害!”慧兰嗓冲,气足,这一句引起观众的共鸣,为她鼓起热烈的掌声。《明末遗恨》是描写李闯王灭崇祯的故事。慧兰出演崇祯,慧敏演费贞娥,慧良演李国桢,慧斌演李虎。剧情有太监王承恩向官员们征款的情节。父亲让我们演到此处,停住锣鼓,跑下台去,向观众们讨取捐款。观众们见我这十岁上下的青少年,俱有爱国之心,便纷纷解囊,支援抗战。

“厉家班”除在剧场演出新老爱国主义剧目和传统的、新编的改良戏外,还多次参加劳军、募捐、救济灾民、支持各行各业的义务演出。计有“中国回民协会”捐款救济滇贵难胞,为救济难童,中医师公会购买图书、仪器,参加光华大学成立卅周年校庆、“九二”火灾……多次义演。为了“重庆戏剧电影协会”筹募资金,京、川、评、杂各剧种,作为期五天的联合演出。剧目有慧良的《恶虎村》,与潘鼎新、李紫贵等八人合演《长坂坡》,慧敏的《金山寺》,我和慧兰的《吊金龟》,赵荣琛的《三堂会审》、《牧羊卷》、潘鼎新的《徐策跑城》。京、川、曲艺联合演出《浔阳楼》,由潘鼎新、李紫贵、金素秋、厉慧良、刘成基、戴雪如和曲艺演员,分折、分段担任主演。京剧、曲艺还联合演出了《大溪皇庄》。五天的演出,收入不菲,皆大欢喜。

为庆祝戏剧节,话剧、电影界的票友演出了《法门寺》,吴祖光演赵廉,吴茵演宋巧姣,谢添演刘媒婆,马彦祥演宋国士——慧良大轴《林冲夜奔》。此外,为了救济上海贫困艺人,为上海伶界联合会子弟校筹募资金,“厉家班”与“第一剧场”的京剧同行们,在青年馆(实验剧场)做了三天的联合演出。剧目有金素秋、李紫贵主演的《武松》、《坐楼杀惜》,赵荣琛的《玉堂春》,小玉楼的《财迷转》,慧良、慧斌主演的《恶虎村》、《长坂坡》。另有朱石鳞编写,李紫贵用三天赶排出来的《徽钦二帝》。由潘鼎新演徽宗,金素秋演李师师,厉慧良演张叔夜,厉慧兰演演陈东,李紫贵演李纲,厉慧斌演阿吉达,我演蔡攸,演员整齐,阵容强大,众人不争角色,不计名次,不取报酬,盛况空前。这次由厉彦芝、王泊生、赵荣琛、潘鼎新、金素秋、金素琴、张宝彝、厉慧良、陈慧君、醉丽君二十余人发起。三天演出的收入,由我父亲寄到“上海伶界联合会”,真是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天下艺人心连心!

1949年l1月山城解放了。1951年6月先父厉彦芝将“厉家班”(时称斌良国剧社)与剧场(一川大戏院)合并,改为一川大戏院,由私人所有制改为了集体所有制,厉氏兄弟姐妹依然在剧团担任主要演员,并兼任剧团行政、业务领导工作,担任导演、教学的任务。新中国成立后不久,慧良导演、厉氏兄妹主演了《红娘子》、《九件衣》、《三打祝家庄》、《将相和》、《三女夸夫》等一大批新编历史剧和现代戏。

“厉家班”先后多次参加宝成铁路、狮子滩电厂修建、部队授衔、慰问人民解放军和志愿军伤病员等演出,有时自带行李下乡演出,多次为省、市重大会议演出。1956年剧团改为国营,正式定名重庆京剧团,演员们积极性更加高涨。

1958年由慧敏、慧兰领衔去武汉、长沙、衡阳、桂林、柳州等地演出,受到各界的高度评价。在编演现代剧中,厉氏昆仲大显身手,《四川白毛女》、《林海雪原》、《八一风暴》、《芦荡火种》等的演出,都有一定水平。17年中,新编演的历史剧、现代剧,在老戏新演中,赢得了声誉。

1958年秋,京剧团成立了“京剧训练班”。先父及我母亲韩凤英,以及多年来为“厉家班”培养了“慧”字、“福”字两批科生的赵瑞春、戴国恒、郭三增等老师,调去教学,培养京剧事业的接班人。由先父亲授的老旦学员袁惠林,有一次为来渝视察工作的罗瑞卿将军演唱,先父亲自操琴。罗将军听后甚为高兴,走到先父面前问:“这是你培养的学生?”“好,好!按这样的学生你多培养几个。”先父的教学工作,受到党中央领导人的鼓励,感到非常荣幸。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