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信息
热门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园地 > 岁月流金 > 正文

青春.生命 --在重庆舞台闪耀着光华

发布人:系统管理员 发布日期:2016/12/12 来源:本站 浏览:次 字号:


作者简介:
阎彬,男,1934年生于北京,1949年7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服务团文艺大队,随解放军“二野”部队行军至重庆,曾任文工团、市话剧团演员,市话剧团书记、副团长,重庆市演出管理处主任,重庆演出公司书记、经理,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中国演出家协会副会长,重庆戏剧家协会顾问,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服务团重庆团史研究会总团副秘书长。

1949年5月党中央根据全国革命形势迅猛发展,批准了邓小平政委的建议,《中央关于三万八千干部的布置》的决定,上海市文管会组建西南服务团文艺大队。上海解放后广招各方面的干部,文艺大队即在其中,吸收了蒋管区倾向进步的文艺、教育方面的人士;有国立剧专、抗战时孩子剧团、上海市剧校、音专、美专、抗敌演剧队和电影制片厂的专业人员等,但更多的是热爱革命的文艺青年学生,经过两天的专业考试,有128人离开十里洋场的上海,离别优越的家庭来报道。第一天就在大夏大学草坪听西南服务团曹荻秋团长的《关于知识分子改造问题》的报告,横七竖八听报告的形象,老同志对我们的初始反映“少爷小姐”兵,亦不为过。

文艺大队下设文学、戏剧、音乐、美术四个分队,到南京进行了两个多月的学习,听过邓小平、张际春、宋任窮、彭涛等首长的报告,不少老革命羡慕我们,十几年在老区都没有听过那么多首长的报告。我们有一次从下午到晚上听了邓小平七个多小时《论人民民主专政》的报告。邓政委在讲《论老实》中谈到“党认为青年是我们的未来,革命的未尽事业需要青年一代继续完成,党的队伍也同时需要青年参加进来,青年是党的血液,是革命的新精神、新思潮的传播者和推动者,党认为青年人最宝贵,是革命事业不可缺少的力量”。这对坚定我们的革命意志,激发我们更高的革命热情,促使我们自觉改变人生观和价值观起到了极大的作用。

在一次汇报会上,支队长谈到有个别同志畏惧西南蜀道,瘴气逼人,山高路险难于上青天。我们戏剧队艺委会讨论,由田广才同志连夜执笔,一个通宵写出了大型活报剧《同志,别掉队》,宋清涛导演,陈欣、奚骅、孙士平等参加演出,到各中队院子草坪宣传,取得了很好的反映,坚定了同志们走向大西南的决心。在行军途中,为宣传我军“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排演了秧歌剧《买卖公平》。由小乐队伴奏,主演纪慕弦、郭鸿替,演遍进军途中,成了当时的红人,战友史景珍一曲独唱,翻身道情,唱响了行军路上,红遍了四川山城,大合唱《淮海战役》组曲唱响了南京人民大会堂,南京电台特邀录音播向全省,受到人民群众的喜爱。文艺队张继楼作词,戏剧队张羽、李远荣演唱的金钱板《建设人民的新四川》更是在行军途中脍炙人口,从湘西进入四川唱响沿途县镇。老百姓惊讶:“解放军啷个会说那么好的四川话嘞?!”

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那天,我们凌晨四点就起床打扫清洁,背上背包,挎上干粮袋,带上二胡、提琴、锣鼓等简单乐器,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乐曲声中,热烈兴奋,昂首阔步离开南京,渡长江到浦口,开始南下进军大西南的征程。男女混坐闷罐车,学习新中国成立的社论新闻,经武汉再过长江进入湖南境内云溪开始了步行行军至岳阳,还要避免白天国民党飞机轰炸,夜晚乘木船横渡八百里洞庭湖,在常德调整。原文学分队调出与文教队合并,文艺大队实际仅七十余人,和三兵团文工团同行直属团部领导。

我们步行行军的艰苦考验到来,适逢湘西的雨季,披着油布打着伞一天行军下来,斜风细雨全身很难有干净,湿着的衣裤每到宿营地就用柴火烘干后,看似烤干了,盖在被子上却还冒蒸汽,袜子烤后成了硬布板,第二天只好用力搓才能再穿上。爬高山矮寨进入少数民族地区,有的几口之家全部赤身窝在火炕旁的床上,衣裤只能供当家人穿着去应对家务,不少同志拿出自己多余的衣服周济。过彭水县时正是遭国民党焚烧劫后,满街砖瓦焦木,找不到破衣毁布,可想是贫穷人家拾去御寒了。

过秀山时重庆已解放了,到武隆上级催我们加速行军,参加重庆的建设工作。我们找老乡,抄捷径爬牛皮坝到涪陵上溯四天即能达到重庆,走白马山南川要十天路程,决定女同志坐船下涪陵,男同志在当地农民的向导带领,满山冰雪,真正尝到蜀道难啦,人人扎草脚马防滑,个个削竹当支撑,石玺、铁婴两同志还是摔得嘴破唇裂。

12月17日到达重庆山城,第二天即命令取消原番号,参加建政首项工作是分组上街宣传党的政策,禁止使用银元买卖,清匪反霸。积极制作马、恩、列、斯、毛等的油画像、腰鼓、连霄、红旗,准备元旦游行欢庆。12月25日正式宣布:重庆市文艺工作团成立,直属市委宣传部领导、原纯阳洞国民党中国电影制片厂是我们的驻地,抗建堂是我们的演出阵地。招考吸收了不少青年学生,文艺大队至此完成了她的历史使命。

接管了演剧12队、阮振南魔术队、原国民党总统府军乐队、相继从总工会文工团、青年文工团、四川民族学院艺术系、西南战斗文工团等兄弟单位调来的骨干,团市委输送一批年轻团员,动员吸收一批舞台美术专业人员,使文工团实力大为增强。

1 [2] [3]